联系我们

姓名:孙远强
手机:13008337939
邮箱:545749130@qq.com
证号:15001200310454463
律所:重庆捷讯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九龙坡袁家岗中新城上城5号楼14搂(袁家岗轻轨站旁50米)

您当前的位置: 重庆公司控制权之争律师> 公司控制权> 浅议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制度构建
`

浅议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制度构建

来源:重庆公司控制权之争律师   网址:http://www.gslawcq.com/   时间:2016-12-22 10:12:01

分享到:0

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在英美法系又称揭开公司面纱原则。由于这一制度对保护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所以,这一制度相继为一些大陆法系国家所引进。我国的新《公司法》也引进了这一制度,在新《公司法》第20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制度的引进并不代表制度的完善。因为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是在判例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项制度,该项制度的法律适用环境是英美普通法系的司法体系,注重个案经验,依赖法官良心,而大陆法系的成文法则体现的是抽象的一般性,依靠的是成文立法。这种不同的法律文化背景为大陆法系国家的法律适用带来了相当的困难,在我国更是有许多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值得探讨,本文拟就这一制度的理论基础,构成条件和适用情形进行探讨。

一、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理论基础及其意义

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理论基础问题鲜有人进行探讨,也没有形成权威的理论。尽管如此,对其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还是非常必要和有意义的,只有这样才能准确地把握和适用这一制度。新《公司法》第20条之规定仅仅是一个框架和原则,而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却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只有准确地把握其理论基础,才能做到万变不离其宗。

民法上的代理是能够解释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这种理论,当公司的设立,存续和经营完全是按照股东的指示和命令进行,从而使得公司成为股东的代理人时,则说明公司已经不再具有独立的法律地位,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可以认为公司是股东的工具或是股东的“外壳”,股东实际上是“未经披露的本人”,完全符合代理的法律特征,法院可以根据代理原则要求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

另外,从以下两点可以进一步说明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理论及其意义

1、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是法人制度的必要、有益的补充,法人人格否认的本质,是当法人运用背离法律赋予法人人格的原始初衷即公平、平等、正义而为他人控制或操纵,已不再具有独立性时,法律将无视法人的独立人格而追究法人背后的操纵者的法律责任。因此,运用法人人格否认所引起的从法人人格确认向法人人格否认的复归并非对整个法人制度的否定,而恰恰是对法人人格本质的严格恪守,因为运用法人格否认制度所否认的法人实际上是一个被控制了的失去独立性的法人空壳,法人人格否认制度,作为特定条件下对社会公共利益特别是债权人利益的合理与必要的保护手段,有效地维护了法人制度的健康发展,防止了法人制度的价值目标不致偏向和被异化,从这个意义上讲,法人人格否认制度不仅不是法人制度的否认,反而是法人制度的必要补充与升华。正是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证明并捍卫了法人制度的公平性,合理性与正义性。只有这样,才不会本未倒置,才不会动摇股东有限责任的基本原则,即股东本人自己的出资或持有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

2、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是法人制度的完善和发展。如同自然人的独立人格除有自然死亡尚有宣告死亡予以取消一样,法人之独立人格除有消灭制度以外也应有否认制度,法人人格之确认与法人人格之否认构成了法人制度的辩证统一,不可分离的两个方面。倘若没有法人人格否认的制度,法人制度必会成为些出资人逃避法律义务的保护伞。如果说在法人制度发展的初期建立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尚不迫切,那么,在现代企业制度下母子公司,关联企业的出现和发展则使得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成为法人制度得以健康发展。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弥补了单纯法人人格确认制度的固有缺陷,有效地防范了不法分子利用法人的合法形式和有限责任的特性逃避承担法定或约定的义务,保护社会公共利益和债权人的利益,使法律从形式上的公平合理走向了实质上的公平合理,极大地丰富了法人理论,使法人制度更加完善。

二、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适用的条件

我国新《公司法》第20条第3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因此,为了准确理解和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必须满足以下四个条件:

1、必须构成法律所禁止的滥用法人人格的行为,这是否定法人人格由股东承担相关责任的行为基础,这种滥用法人人格的行为应具备以下要素:

第一、要有滥用法人人格行为的存在,即行为人故意滥用法人人格规避法定义务或约定义务,并给他人造成损害的行为,滥用法人人格的表现复杂多样,其主要表现为:公司“脱壳”经营行为,虚假出资,滥设公司行为,自然人,合伙企业等非法人的挂靠方式取得法人名义对外经营行为,虚拟股东使得公司在形式上符合法律规定的要求的行为,母公司对子公司的无度干预行为,一套人马,多块牌子,相互为逃避债务提供便利的行为,国有独资公司被投资主体无度干预的行为等等。

第二、法人人格滥用行为必须造成实际的民事损害,法人人格滥用的行为只有给他人造成实际的民事损害时,才会导致法人人格的否认。这种损害即可能是现实的,亦可能是潜在的,一般来说,如果仅有法人人格滥用行为而没有法定义务或约定义务的规避和给他人造成实际损害的事实,就不应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股东也不必承担连带责任。

第三、法人人格滥用行为必须与实际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滥用行为和实际损害之的因果关系是追究滥用法人人格股东法律责任的基础。法人人格滥用行为是否引起法人人格的否认必须确认滥用行为和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如果受害人不能证明滥用法人人格行为和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受害人就不能要求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第四、法人人格滥用行为必须存在规避法定义务或约定义务的主观故意。滥用法人独立地位的行为必须是故意的。过失是不能构成适用法人人格否认的条件。为了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只要原告能证明被告实施了滥用法人独立地位的行为就可以推定行为人主观上存在故意,行为人如果想免责,可以举证证明自己不存在主观上的故意。

2、应以法人人格合法有效的存在为前提条件,具最终一般不会完全否定法人人格,这是法人人格否认制度与法人被撤销或宣告无效的差别,从逻辑上讲,如果不承认法人的人格,也就根本不存在股东滥用法人独立地位的行为,更谈不上以此为据否定法人人格。

3、一般只能同法人的债权人提出诉请,而不能由法院依职权采用。法人债权人困为股东滥用法人人格遭受损失后,是否追究股东的责任应属法人债权人的权利,债权人对此享有处分权,权利行使与否最终由债权人决定。

4、法人债权人只能就其因股东滥用法人人格造成的损失提出诉请,法人股东也只就其滥用法人人格的行为承担相关的民事责任。即法人人格否认并非赋予法人债权人对所有股东行使追索的权利,滥用法人人格的股东也并非对法人所有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三、公司法人人格否认适用的情形

英美法系国家实行的是判例制度,美国将公司人格否认制度视为一种事后的司法救济,不主张事先进行立法规制。而我国是成文法的大陆法系国家,司法必须依据事先的立法,尽管我国新《公司法》第20条对公司人格否认已作出原则性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不具有可操作性。为了更好地适用这一制度,笔者对公司人格否认的情形作如下探讨,以使明确其标准,为创制司法解释提供参考。

1、虚假设立公司滥用法人人格的行为。虚假设立公司的行为,在实践中主要包括:(1)虚假出资行为。即应当缴纳出资而未缴纳或者交纳出资后抽逃资金的行为,其实质是对公司资本维持原则的违反和对法人债权人的欺诈;(2)出资不足。当法人的出资人公司股东未足额缴纳资本时,不仅应负资本填补义务,其他出资人亦应对该出资人未交付的出资负连带责任;(3)虚设股东。是指公司的股东并没有达到法定人数,而采取虚设的方法达到法律规定的最低人数的要求。实践中,虚设股东有以下几种情况:为成立中外合资,合作企业以享受优惠待遇,搞假合资假合作,而实际上外方根本没有出资;为凑足股东人数,名为股份公司,实为独资或有限公司。

2、法人与其成员财产混同行为。当法人与其成员财产混同时,其导致的必然后果是法人财产成为个人财产的一部分,法人人格独立随之丧失,不法行为人极容易滥用法人人格转移法人财产,逃避债务和责任,因而必须否认法人人格,追究法人成员的法律责任。

3、滥用对法人控制权的行为。该种行为主要包括(1)法人的出资人,创办人对法人控制权的滥用,如任意平调,占用法人财产、资金、操纵、干预法人的经营行为,强迫法人交易等,这种现象在国有企业和国有独资公司中经常发生;(2)母公司对子公司控制权的滥用,母公司和子公司是两个独立的法人人格,倘若母公司滥用控制权损害债权人的利益时,则应否认子公司的法人人格,责令母公司对债权人负连带责任。在判断是否应否认子公司的法人人格,应着重从以下几个方面考察:(1)子公司人作为一个独立的法人人格,是否有足够的资金维持正常的营业;(2)子公司与母公司的经营业务是否分别独立展开;(3)子公司与母公司的组织机构是否相同,公司股东会和董事会是否分别定期召开。

4、公司“脱壳”经营行为。所谓“公司脱壳经营”,是指公司经营陷入困难以后,原公司主要人、财、物

电话联系

  • 13008337939